login join help ad

June 28, 2011

六月的怪天氣

在這六月的怪天氣,聽遠方,戰鼓方已擂,號角亦 響。問君整裝是否待發?戰馬長槍是否備足?──六月。
轉眼三個春秋已逝去,三年的經驗教育我,自己沒有實力與自然拼,沒能力與自然博,或許這么說,似乎我懂得了戰勝命運的技巧,那就是︰先順之,後逆之,則達。十五個冬夏的碌碌。五千多日的匆匆,沒有教會我如何立足於社會,如何看得透世人完美的面具,如何看的清他人邪惡的城府,只學會了五種東西︰數學,國文,外語,理化,史政。常言道,十年寒窗,但我計算了一下,國小六年,中學六年,大學四年,一共是十六年,不知道是自己沒有感覺到十年?還是沒有感覺到寒窗?三年倒是寒窗了,但苦讀了沒有,自己比誰
都清楚,無論怎么給自己提醒,仍然是百日也不沖刺。
十六年仕途,三年寒窗,百日苦讀,定半百光陰~如今側耳細聽遠方的戰鼓,埋頭整理行裝,愿即來的六月叫我馳 沙場。感覺自己好像總是在等待,等待一個努力的支點,可是我經歷了考試失利卻仍不豁然。不知自己是需要人生般大事的高度和低谷般深度的落差?曾經說過,自己不會為與理想無關的事勞心費力,而現下面臨的不過是我實現理想的一條途徑罷了,
把眼光放遠點﹗望那央,梅香似未褪,蜻蜓早尋忙。蓮葉接天函景未碧,荷花映日聞聲不紅。
夏末,人生不過百年,有三年與君共度,誰敢言不是緣分。曾經列過一個樹狀圖,計算你我遇見的機率,花了整張整K,最後得出結論︰P(相遇)=0。0000000001。既然在茫茫人海裡,我們選擇了一起,那麼不知此時,是否甘心離開,選擇忘記對方。六月多雨,打濕我們的花朵,夏末多風,吹散你我。
這個六月,是個怪天氣,沒有看到綠色,和紅色,只有傍晚的秋風,吹起大漠的孤煙,吹落桐樹的莘莘。
問君何時凱軒?落葉幾能歸根?感歎此情此景相信自己前進的信心面對我們萬紫殷紅的夢關於父親的背負有句話再也不能說那是溫柔的目光再說一次,媽我回來了! 春的律動蕩漾在心海暖風吹過濕熱的夏天一個人的孤獨滋味當最後的青春也煙消雲散去我等待下一個相遇的人在夜裡走進你的世界追逐對方的腳步從遇見到再見

Posted by: softsea at 07:0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2 words, total size 4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4kb generated in CPU 0.05, elapsed 0.1087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829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