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join help ad

May 11, 2011

記憶玉蘭花開,我名玉蘭

有時候真的感謝宿命,邂逅如蘭姐一樣美麗的女人美麗的畫。來自精神的強大愉悅有時候讓人會產生瞬間的蛻變。無疑,我是被蘭姐的畫筆蛻變過的人。關於美,應是殊途同歸的一種善待。是來自骨骼的一種潮涌。來自自己的一種絕望。
畫家把每一副作品都當作是告別演出,因為傾其所有的激情和養分,給予作品本身最長久的生命和使命。所以我認為,創作的本身,是絕望的。它不同於任何一種生命的延伸或替代。它就是一種覆蓋,營養了作品,就必然抽空了自己。
所以,任何強大唯美的作品橫空出世的時候,角落裡坐著的,都是安靜疲憊的手拿畫筆的作者本人。
很多人不願意理解創作中吸煙的人。我並不是替自己吸煙找合理的藉口。創作的本身是一場內耗式的挖掘,所以畫布的愈來愈滿,內心就會越來越空,香煙的吸附,是一種來自幻覺的反吸收。會平息空洞帶來的恐懼感。會有幻覺中的自我填充,獲得安靜和平息。
蘭姐的畫有多美,蘭姐就有多美。蘭姐的畫布有多空,蘭姐的油彩就有多濃。她的畫筆是屬於她的翅膀,她的舞台,屬於油彩和畫布。她的人生,屬於那個把她當作掌上明珠的她的愛人,和她的美麗的小女兒。

記憶玉蘭花開,和一個叫做玉蘭的女人。
昨夜夢裡,再見蘭姐。一個用油彩絢爛人人生的女人。
很多次,想提筆記錄那樣的女人,那樣的油彩,那樣的人生。很多次都擱淺。文字,有時候像無底的深淵,總有表達錯位的盲目在困擾。我想我也一樣,我怕一種不到位的描述或解說,違背了作者的初衷和作品的精神去向。
於是久久的蓄謀,遲遲的放任。矛盾的心情終於在昨天夜裡,被自己說服。我需要用文字的模式去觸摸,去輕輕的呼吸,去和蘭姐一起,感知她的油彩的靈性和畫筆的執著。
初見蘭姐,跟所有淡定而自然的緣分一樣,充滿偶然和無意。認識以後,漸聞其香,是個能芳香了自己和別人的人。所以,一大段時間裡,我能感覺自己因她而情結馨香,骨骼裡有梔子花的柔美和味道。
一個周日裡,跟趙坐在蘭姐畫室的外面,亭台下的池子裡,紅色的錦鯉歡快的游,偶爾有高碩花枝的落葉劃過頭頂漂在水面。那個時間,是不能清晰人在畫中,或者畫因人存的。蘭姐說這是她喜歡的地方。
蘭姐說最喜歡在畫室裡吸煙。我見過她在畫室吸煙的樣子,固執強韌的神態讓人憐愛。一種創作的時候的感覺,要將自己的血液都要抽干枯竭,將內心挖掘的空空如也的決絕。於是,畫筆下,是另一種人生,一種屬於蘭姐自己的人生。
喜歡看她站在畫布前面,被長髮遮住半邊臉的樣子。明黃落筆,她是塞上蝴蝶。翠綠繾綣,她是她自己的禪。參了懂了知了曉了,一夜落花般的絕美與強大。
我一直都是不善於用華麗的語言表達內心的認同或尊敬。這如同蘭姐畫筆下的人體,充滿爆裂般的豐盈和富足。沒有任何一種創作能和這種反思惟的美學觀糾纏的如此到位。這是我見過的最美的人體,她能讓人有美麗的****,不被懲戒的非分。
而靜物的闡述,卻是與人體完全不同的表達。她的畫筆下的靜物安靜的像要沉淪,站在她的靜物的油彩前面,一種宗教般的順服讓思惟跟著感覺往下沉,往下沉,直到深不見底。直到無跡可尋。

當玉蘭花開,當月上東山。
當色彩綻放,當殊途同歸。
蘭姐和她的油彩人生,都將是擔當我等懂得她的用筆和用心的人。創作的本身,是獨孤的。但當作品成型,就不會再是一個人的事情,是很多人的事情。我寧願相信,她是師者蘭姐,也不願意她被定義為那個畫室裡將自己慢慢流淌枯竭的畫家。那是一種辛勞的放逐,一種讓人心疼的憐愛。
可色彩潑出,便是痕跡。一種與堅守有關的畫布人生,是無論如何,也左右不了那個長髮女子的信仰了。

食物擺脫煩人痘痘法碰上就犯沖的女人星座配8大豐胸秘籍 急速升D好一片天籟之音啊為了那傾心一戀回歸的足音流星曾在這里相遇黑龍江佳木斯一村民收智障人做苦力自稱做善事商販給活雞灌重晶石粉增重出生時辰看你未來子女因緣相聚的青春故事不經意的憂哪些星座最有可能逃婚相約三生石上那一處的閒情依舊

Posted by: softsea at 07:40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2 words, total size 7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6kb generated in CPU 0.02, elapsed 0.0608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434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