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join help ad

May 09, 2011

那個夏天冰冷徹骨

可三年後,她還是親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我一直弄不明白她對生命為什麼這樣決絕,又或為何如此地淒涼果敢。多年來,我一直試著去解讀這個女子,我沿著她靈魂的暗流,看的記憶在東奔西突,她的生命如此糾結,糾結在一種絕望的悲哀裡,風從看不見的黑洞中吹來,帶著夜的冰涼,刮著我的臉。
她那清秀的臉龐,透入一股淡雅的神情,這是我喜歡的一種狀態,因為帶著欣賞的成分,以致我常常無法忘記。我看到照在她身上的陽光,游移不定,帶著黑色的冷漠,我雖然看不到覆蓋在她福祉和希望上面的皚皚白雪,卻感到切骨的的冰冷。我確定她為他而死。他是一個落魄的畫家,卻是她一生的至愛,她是在他死後的第三年,吞食過量安定片的。

我常常忘記那些讓我感到特別悲傷的事情,因為我知道念想只會讓憂傷重疊,而福祉就會在失落的掩護下穿指而過。要是把人的一生劃為四個季節,那我的生命早就進入生命之夏,這是一個不該輕易對月感傷對花流淚的年齡,因為純淨浪漫的人生之春,已成昨日黃花。
可有些事情,有些人,卻無法忘記,比如他和她。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我認識一個朋友,她有一個個詭異的筆名,文章行雲流水,空靈決絕,未經侵染的文字,像一朵朵盛開的雪蓮,如果她將自己的名字固定下來,她一定會是國內頗有名氣的女作家,可她時常變換著自己的名字寫,沒有人知道她的具體情況,她只想讓自己的文字綻放,名聲對於她來說,無足輕重。有一年冬天的夜裡,她突然給我發來一封郵件,信裡說︰“真的寂寞不是沒有人陪,而是明明有人陪著,卻還感到靈魂的荒涼無盡。”這個時候我知道那個畫家死了,因為她說過,只要那個人死了,她才會給其他朋友發郵件。我記得她說這句話的時候,神情雖然自若,但骨子裡卻是一種義無反顧的凝結。那個夜裡,我知道她已經掉入絕望的邊緣,就及時給她回複︰愛情和婚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婚姻如雨,愛情是風,記得自己點滴的福祉,用時間的長線串連起來,給人生找到一個活下去的緣由。

靜水深流,這是一個對情猶如飛蛾撲火般決絕的女子,猶如傳說中的荊棘鳥,在愛的午夜裡用燃盡生命來歌唱愛的絕響。
我認識他們,是在南方的一個古鎮,記得那男子一襲長衫,背著畫夾,俊朗如風,楊柳岸,有女在旁,裙裾如雪。
那年夏天,蟬生如織

失戀N次才遇到真愛的星座原英國最胖少女患上厭食症體重僅剩1/4巴西多個城市為舉辦世界杯而遣散窮人成都蒲江疑遇塵捲風百斤重鋼板飛起50米高法國第一夫人懷雙胞胎傳年內將產子美財長稱中國經濟前景有可喜轉變將惠及全球愛爾蘭歹徒開挖掘機盜竊銀行致銀行大樓坍塌悉尼華人滅門案告破嫌犯覬覦家產留遺孤性命華盛頓多所學校收到29封裝可疑白色粉末信件十二星男的外遇陰性艾滋病系病毒感染短期治療已見效活得最累的五大星座廣州紅十字會醫院私賣胎盤山東一63歲男子住院猝死院長稱患者“憋尿死”使用味精和雞精時要注意

Posted by: softsea at 08:26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0 words, total size 5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5kb generated in CPU 0.06, elapsed 0.095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683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