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join help ad

April 21, 2011

午後天野生長我的期待

我走下小路踏進麥田,硬底皮鞋接觸鬆軟土地時發出細微的擦擦聲,使我不由自主地放慢腳步甚至停下來,因為我不忍心打破這田野裡的靜謐。隨即,我發現我的擔 心是多餘的,曠野裡我目之所及的一切,對我的到來似乎視而不見,樹兀自靜靜地綠,花兀自靜靜地開,大片大片綠油油的麥苗兀自靜靜地茁壯,雲無心而出岫,鳥 倦飛而知停(還),萬物按照自己的本性靜靜地打理自己的生活。多么恬淡的畫面,多么和諧的世界。
看到眼前狀物,我暗自慶幸此次郊外漫步是明智的選 擇。遠離喧囂的市區,擺脫人事的纏繞,迴避人間的爾虞我詐,拋卻萬千煩惱絲,來到寂靜的曠野,和花草鳥虫,和樹木莊稼,和藍天白雲來一次心靈與心靈的對 話,給自己的心來一次徹底的淨化,不也覺得心曠神怡、豁然開朗嗎﹗?我有點理解甚至羨慕許由的掛瓢佳樹,陶淵明的種豆南山,嚴子陵的富春江垂釣,林逋的龜 山種梅養鶴了;進而忽然歆羨那“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的桃花源,向往那“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理想國。那種灑脫,那種飄逸,那種大智若愚,那種無 欲無畏,那種了無牽掛,那種逍遙自適的生活,實在令如我之追名逐利之輩難以接受而又不可企及的。
不禁感慨︰人啊,活得實在太累,孜孜追名逐利,到 頭來終會被名韁利鎖;人啊,管得實在太寬,津津評頭品足,到頭來落得個作繭自縛。杞人憂天,徒留空自悲嘆;揠苗助長,無奈事與愿違。人其實是最不聰明的一 群,往往喜歡以人之心度世間萬物之腹,往往把人的意愿強加世間萬物之上。人用蚍蜉撼樹螳臂擋車來羞辱蚍蜉螳螂的不自量力,無異於自取其辱。蚍蜉從來沒有想 著撼動大樹,螳螂也不會嘗試著以臂擋車,人只不過是用此來影射懷有如此幻想的同類。這也恰恰說明,人是最善於極盡挖苦陷害之能事來攻擊打擊同類的。這和當 今倡導的和諧社會多么的格格不入。
春日的午後,我得暇漫步郊外的田野。風,若有若無,時有時無。路邊白楊樹枝頭的葉子間或晃動幾下,似乎向我這位擅闖此地的不速之客證明著風的存在。即便是有風,風也是微乎其微。天空高而清遠,幾片白雲很隨意地抹在上面,薄如蟬翼,淡如煙嵐,似動非動,似靜非靜。
這個時候,勞作的人們許是回家吃飯了吧,田野裡好遠不見一個人影,大地一片靜謐。沒有風聲,也沒有虫鳴。偶爾看到灰黑色的喜鵲,站在巢窩邊的樹枝上,搖尾抖羽,靜靜地呆望著同樣靜靜的天空,就連平時喜歡成群結隊嘰嘰喳喳亂飛一氣的麻雀們,此時也整齊地排列在高壓線上,似一行行有形無聲的五線譜。
不遠處,燦爛著片片斷斷的油菜花,奪人眼目。走進細瞧,勤快的蜜蜂在油菜花的花蕊中忙碌著,似乎聽不到它們來回飛奔的嗡嗡聲。幾處魚塘被油菜花包圍著,或許是剛剛注進水還沒有來得及放進魚苗的緣故吧,水面波瀾不驚,出奇地平靜。一些不知名字的飛虫,不失時機地在魚塘上空盤旋,似乎在尋覓著可以降落的地方。結果當然是白忙活一陣子,小小的身子在清澈的水裡連影子也沒能夠留下。早生的蒲草,靜靜地立在魚塘邊,柔軟的葉片呈弧線型垂向地面,顯出別樣的柔美,影子倒映在水中別有一番韻致。
田野裡頗具規模的當屬麥田了。綠油油的麥苗一望無際,麥莖差不多兩 多高了。冬季裡為逃避獵人的槍口到處奔逃的野兔可以沿著麥壟悠哉游哉地覓食,即使風吹苗低也不用擔心暴露出自己的身影。
有人自以為淡定,尊“看庭前花開花落,榮辱不驚;望天上雲卷雲舒,去留無意”為座右銘。我總認為這有刻意而為之的痕跡,還算不上淡定到家。其實,庭前花開花落終有時,它根本不在乎你的心情好與壞;天上雲卷雲舒皆隨意,它根本不留意你官位的去與留。雲和花既然不在意你的存在,你又何必又看又望花開花落雲卷雲舒呢?
人何時才能活得明白,活得灑脫?何時才能像眼前景物一樣︰樹兀自靜靜地綠,花兀自靜靜地開,大片大片綠油油的麥苗兀自靜靜地茁壯,雲無心而出岫,鳥倦飛而知停(還),萬物按照自己的本性靜靜地打理自己的生活。
我期待著,期待著自己,也期待著整個人類。
在遙遠的日子裡讓人懷念的古老水井何等清歡?生死兩茫茫槐花盛開的日子再見了,我的香煙難以抗拒的白開水面對幸福不再困惑簡易瘦身操 攻克肥胖重災區自信圓滿樹王椿樹絕美易逝黨旗飄揚千年蝶兒我就是要開花等待精靈的召喚清歡一場春日的蒲公英蘆葦般的年華圖章柳兒妹妹紅塵萬丈蘆葦般的年華

Posted by: softsea at 03:22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4 words, total size 8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8kb generated in CPU 0.03, elapsed 0.0549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397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