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join help ad

April 19, 2011

你的季節歲月無聲

草長鶯飛的季節,清風這么的舒緩清柔。盯著遠處那些在風裡輕搖舞擺的草葉青苗,不經意的便想到了陌上的你。
四月芳菲的季節是你的季節,所以你如此安靜地戀在陌上,所以你如此獨愛那番清悠閒野之逸趣幽情。年年月月的潛移默化,連帶著我亦將兜轉的目光放眼於你那青青草陌上,放飛著季節的戀想。
也許是血液的牽連,我承繼了你的所有內蘊潛在。緘默、幽靄、孤獨、乖劣、自我、蠻荒……細數著那份陌上幽幽情,留連著那份草葉植株小可愛生靈間的傾情憐愛。我們都是獨有的。
另一個聲音總是會在耳邊響起︰模子裡的樣板。只是傻傻的一笑掠過。有風掀起,便是那滿靨的歡悅。你的嗔怒瞬間在眼眸裡泛濫。躲在時光的陰影裡,偷偷地看取你的清心寡欲、恬淡清寂。只是那那麼一生靜默的時光裡,將生命的歡然幽情輕輕地披拂到花草果物、小小動物身上。一生便足矣、悅矣。
我躲在陰影中翻著一本臟舊的書,你的聲音在外面喚起。我總是無聲地走到你的身邊,然後靜靜地端看你的眼神、動作。你用目光和著手式指著那滴淋淋的蜜汁,叫我嘗吃。我接過原汁原味的你精心伺弄出來的蜂蜜一口吞進嘴裡,一番甜膩膩的味,被我悉數的吞下。然後,嘴裡有了蜜蜂的味道。
那些小小的可愛的動物嗡嗡鳴舞著繞在周身。我一動不動的看著蜜蜂的飛舞,竄進了袖子裡、胳膊上,痒痒的,真想去輕輕的拍打。呵,你的聲音適時的傳來,別動它。你不動,它不會蜇你。於是,僵直著身子,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看著、聽著、挺著。時光的前進裡,一種享受呢。蜜蜂把我當作了一枝直立的杆,我贏得了它的信任。內心滋生出一種欣喜與激動,屏著呼吸細微地感知那蜂翅的輕舞、蜂鳴的嗡吟。
在心中唱開的是一首清寂又哄熱的曲子。睜著眼看你那雙蒼筋突露的大手輕輕撥弄著蜂巢上的蜜蜂,於是,你的手掌、手腕上皆爬滿了嗡鳴的蜜蜂。你似面對心愛的精靈般任其攀附在你的手上、肩頭、頭頂。你一身都籠罩在蜜蜂的世界裡。
想不起你為何對蜜蜂有著如此的喜愛。似乎對於任何新鮮的小動物,小植物,只要對你的心,你皆都有著無比的耐心在閒暇時光裡撫弄、清飼。
此際正是芳菲蝶舞,燦爛灼華的時節,你是忙碌的,忙碌於田間壟埂中,不會有多餘的時間去飼弄你那些小動物,小可愛們。但我想,每天的清晨、晌午、深夜裡,你定會分出一點點時間來看看你的那些愛物。
鴿子還在撲翅翅地騰叫著嗎?那麼雪白的鴿兒,撲扇著翅膀在閣樓房裡觀看著窗外的陽光暄媚。每天的黃昏時分便騰飛在屋宇上空,美麗清凌的撲翅鳴叫。“咕咕咕”的聲音似永遠孤獨著、沈思著。不清楚你是什麼時候起飼養著它們,也許,是在很久前,久得我不再有記憶了。
那時的記憶,很清弱,卻美麗淳朴著。那些個暮色沉沉的時分,總是會看到村裡飛起的鴿子,其中有別人家的,也有你的鴿子。一只只錦緞般的翮羽展翅從一座屋宇飛往另一座屋宇。和著暮色蒼然,殘陽照晚山,一切都有種涼幽幽、沁寂寂的感覺。那時,一種輕靈而幼稚的意韻便從那些飛舞盤旋在晚暮裡的鴿子身上悄悄郁勃出來。
雪白的茸毛,長長尖尖的耳朵,一身輕軟的狡兔靜幽幽地奔跑在我的目光裡。聽那輕輕的咀嚼聲,然後,印象裡,白淨的兔子腳下便總是臟兮兮的。一角掃落出來的淨地放了幾片干潔的兔草、菜葉、蘿蔔英子。那時,是你將我帶到了白兔的跟前,告訴我,兔子愛吃這個,叫兔草。
毛茸茸、肥濃濃的葉片,圓整深綠的葉柄、葉托。那是田間阡陌上常見的藤類植株,爬滿了荒坡壟間。然後,我便在每天的傍晚歸家之際沿著壟徑採摘那貼在手上茸毛輕刺得肌膚痒痒的草葉兒。一葉葉的把在手中,拿回家來。夜間,看你一片片的檢查,擦干葉片上的水珠。很是記起你的那份耐心與細致來。我想,你對我們的耐心是絕沒有你對那些小動物的耐心好。有時甚而會羨慕那些小動物來。
你那棵嫁接了好幾次的梨,是否一樹梨白了呢?紛飛著在清風裡落英徐徐。零碎碾作了塵土,梨白換了一裳青綠的裙袂,搖曳在暖風繁草中,簌簌地長出了粒粒青綠色的果,懸吊在枝葉間,滿滿地掛了一樹?不知那一樹的梨究竟有幾種不同的種類,我記得我一直都沒有得出結果。每年都聽你說自從你把它們所有的枝條嫁接過後,一棵梨樹也就脫胎換骨的迭變了,變成了幾種不同的鮮潤飽滿的品種,看著就讓人產生一種水潤潤的渴望來。
門前你新種的枇杷是否滿了一樹的綠陰,會開花結果嗎?還有那一株茂盛的濃陰密布的楊梅,是否綴滿了星子般的黑色果實。聽說那是一棵你在深山裡尋到的珍貴的黑梅樹,你把它移植到果園裡,任它瘋狂的葉葉相疊的籠蓋陽光。當它長足了身子,終於開了花,結了果,那是黑色濃郁的果實。只在耳際聽說了是一種稀有的黑糯米楊梅,心懷裡便滋生出一番別致的情韻。
呵,可憐我從無見到過梅花,而如此美麗雅致的梅卻在你的無意中尋覓,在我青蔥的歲月裡攢下了記憶。相伴著我的成長,它也是在成長著,我無從知之它最後的纖姿秀體,冷艷素花,別致果實。只是以一顆聆聽的心在一路思忖著它如何的開花,如何的結果,又如何的讓人懷想。
而所有這些,都是你於忙碌後的傑作,不動聲色的把生活藏覆綴染在奇奇怪怪、又趣味盎然的小小自我怡樂中。你是懶散的,只是無意地侍弄著一些兜到你眼前的小東西、小可愛。然後,你便思慮著它以後會是如何。它們消磨著你的無言苦澀、艱辛蒼涼的生活,人生。
一生那麼悲涼,似乎讓你悉數的遭遇到,一一苦嘗著。而我亦在觀感中隨著歲月的流逝而流離著滿目的滄桑,又帶著那番小小的欣喜怡樂之情。呵,那也許便是源於你吧。
戀戀清風,總也弄不完的清景,總也撫不完的憂傷,總也讀不盡的幽情。我思,那目光水韻深處,是你深夜裡沉睡前的閱讀。曾經,不懂你,總是那麼清長的坐化黑夜,當所有的人皆輾轉於睡夢時,你依然在黑夜裡靜坐清醒著。較之你在黑夜裡的清醒,我似乎也有過之而不及。
在靜寂的黑夜裡,一座屋子裡,便只有我們兩個人獨坐清寂。睜著雙眸,拾取著我的遺忘。在那一個偶然的冬裡,我每夜聽著你的聲音,然後沈入睡眠裡。後來,無意的看到,是你枕上的一本書,一盞手電燈。我很是訝異,原來我所聆聽到的聲音便是你深夜裡睡前翻動書頁的聲音。什麼時候起,你入睡的習慣是看書了?無論多晚,你都會翻動書頁。
那是一些種植養殖書,以及一些草藥書。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歡看書的。武俠、小說、文藝、科普、養生、野史、古籍、醫藥、星相、風水、農業等,凡是你能尋到的你都會看。年輕的記憶裡,母親總會對著我們嗔怪著你,你的懶散與無心讓她極為惱火,搶去你手中的書冊,燒去你所有的書籍,至使長大後我再難能尋到你的收藏。
我深深的嘆息。在一角屋宇下,看著漣漣的水珠滴落的姿式,急緩相間,疏密勻稱。帘,呵,雨帘,我極愛的景致與聲音。可是,此時此境,卻難以讓我有閑情逸致去聽聆。沒有那些古檐舊宇,難再入那種佳境。耳中只是一聲聲的滴瀝聲。交織的雨聲和著那平平仄仄的現代意境縹緲一閃,似閃電凌空劃過,倏忽遠去。
嘩嘩中,雨絲兒長長,雨滴兒漣漣便汪洋在雨境裡。心中蕩起的情韻卻是你在檐下階前吞雲吐霧的沈思。彌漫的煙霧糅合在雨霧裡,特有的煙火氣息又攙合著一種深邃的寂靜。你會在思想這一季的稻苗,這一季的收成,雨落的無情,寒涼的傾襲讓莊稼如人般的承受著磨勵。那些從心田深處噴吐出來的歲月的積澱盤繞在眉宇眼際,一派蒼涼清疏。
我依舊躲在時光靜靜地看著你的緘默、你的沈積、你的凝韻。富有的、濃重的生命意韻時時從你的鼻唇間噴出。煙繞的絲絲澀味,你的人生意趣也被絲絲鏤刻著。記你在煙霧迷離中,記你在寂寂長夜裡,記你在離離陌上,記你在沉寂蒼涼時光裡……
你的季節,你的歲月,你的無聲,悉數地銘刻在你濃黑的眉眼上,我只輕輕,輕輕一眼便驚悸到心深處。
欣賞自己晨練在遙遠的日子裡品味生活因為愛,所以欺騙不止的思考懸崖邊緣向命運走去生活的意義快樂掌握在自己心中永恆的白色讀閑書如果只有夢想漂泊的人

Posted by: softsea at 03:32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27 words, total size 11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21kb generated in CPU 0.62, elapsed 0.6268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3651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