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join help ad

April 04, 2011

水心,水的筋骨

生在北方乾旱的秋季,我卻偏偏喜愛那些靈動的水,喜愛那水中不一樣的世界。於是母親說我有一顆水做的心。
還記得那個初秋的週末,第一次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找到屬於自己的藍色。雖然植物園的湖水寧謐如鏡,不及大片大片的黃與綠來得扎眼,我還是一眼就看見了她,並沿著湖岸一步步走進她心裡。
陽光照在湖面上,泛起悠悠的藍與淡淡的白。微風拂過,湖水在樹葉沙沙的和鳴中輕漾起波紋。只有薄薄的幾層,卻足以帶來心的悸動。這裡的水不同於我以前所見過的水︰她淡漠從容,有著公主一般的矜持與悠然;深邃高雅,有著紳士一樣的溫婉和迷人。輕輕撥撩起近岸的湖水,清澈的水裡映出一張頑皮的孩子的臉。或許是這蔚藍的胸襟太過寬廣,竟包容了太多太多的無奈,撫平了我滿心的憂傷。嗅著濕濕涼涼的湖水的氣息,彷彿有一股清泉在心底緩緩流過,只留下清爽與甘甜。
常想起老家的溪流,在綿亙的燕山尾處流淌。那水與山有著同樣的綠色,也和山裡人有著一顆同樣透明的心。喜歡選一個明麗的夏日,找一塊樹陰下的卵石坐下,在清冽的溪水中浸足。小小的魚蝦在腳邊游走,於是想起小時侯和弟弟一起在水中圍追小蝦。只是人已經長大當年的童真再也不似腳下的流水,擁有不變的清澈與靈動。即使能夠在這山中,在這水畔,悄悄地放鬆心情,卻總有一絲淒苦無助地流入心裡,一點一點,不斷不斷。
有時也回憶家鄉的“黃金海岸”,渤海灣中最美的那一片海域。那裡的海水永遠是混濁的黃色,和黃色的沙灘一起在陽光下變成一片耀眼的金燦燦即使是在陰雨的日子裡,她的懷抱依然溫暖。有時起了風,將浪頭高高拋起,卻又輕輕落下,只是像母親一樣的輕柔地撫摩我的脊背,就在我身邊綻放出千萬朵豔麗的浪花。走在沙灘上,隨意地撿起地上的貝殼,留下體後兩行深深的小腳丫,把我的童年一起遺落在那一片金黃中。常常拿起一只海螺,在耳邊聽裡面波濤澎湃,彷彿有腥腥的海風直吹入心裡,暖暖的,有家的味道。
水的筋骨,或許遠沒有山那樣巍峨挺拔,然而她卻用自己獨有的溫柔與美麗詮釋著生命的意義。在水的浸潤與陶冶下長大,我知道,在我的血液裡流淌著或藍或白,亦或是黃色的水流,因為心如水樣靈動,如水樣透明。

Posted by: softsea at 06:58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1 words, total size 4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4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431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318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