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join help ad

April 30, 2014

在這樣白天的黑夜裡


當寫下這個題目之時,有些莫名其妙的難過,沒有理由,也沒有發洩口,莫名的,眼淚仿佛受了傷的羽毛,紛紛揚揚...內心因為無力承擔太多的委屈而模糊了雙眼。靈魂在呐喊,在召喚,一時間淚如泉湧竟不可揭制,我知道,那根一直緊繃的弦一旦斷烈QV嬰兒,悲傷也將無處可逃。
把自己關在辦公室,熄了燈,黑暗洶湧而來,悲傷的音樂盛滿了我的小屋,無邊無際無處可逃,空調開得很低,一任一股熱流滑過我的雙眼,浸濕雙頰。就這樣放肆的流淌,就這樣盡情的宣洩。這一刻,我需要無聲無息的釋放悲傷,靜靜的,一個人的悲傷。
不停的追問自己,這人世間,所有的歡樂悲愁,都那麼深刻,那麼盡數襲來,我能不能不要那麼堅強,能不能只讓溫暖穿透我那久經滄桑的心房?我該如何逃離,逃離命運的悲傷?可是,悲傷無孔不入,到底還有多少挫折要闖,還有多少辛酸要品嘗?難道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歸於成長?成長如果總是左手努力,右手承擔,白天充滿希望,夜裡卻一直被痛苦追尋,那麼,我的靈魂又該如何安放?
為什麼,這人世間的底色大抵都是冷色,那樣熱情的太陽卻也溫暖不了我,我不是傷感的符號,我不是憂傷的代名詞,我不是。可我卻逃不開這人間煙火,這世俗的枷鎖。
一屋一黑暗,一歎一身影,折翼的雙翅,早已被淚水打濕,再也不能飛翔,夢想的天空,那樣遙不可及,我終究在這滾滾紅塵裡沉淪,沉淪……
我在打字,讓音樂與我同在,讓傷感與文字同在,讓文字抒發這不可抑制的憂傷;
我在訴說,訴說那不可言狀的過往,不可言說的曾經,那未來裡無法逃離的滄桑,
我在流淚,流盡那前世今生的淚,為還淚而來,還淚而去,今生,淚水伴我成長;
我在悲傷,悲傷那昨日、今日、明日所有的悲傷,悲傷這白天卻只有黑夜的悲傷;
我是這人世間孤獨的流浪者,一直流浪者中港快運,流浪著為自己舔傷,無處可安葬!!!!
我該如何向你訴說,訴說那些悲傷的過往,就像黑夜如何向白天訴說它的寒冷,月亮如何向太陽訴說它的寂寞,冬天如何向夏日訴說那些凋零的蒼涼?
我不想探討生死,可誰又能逃避生死?誰又能超越生死?誰又能主宰那花開又花落的離殤?
羡慕那些行走在人世間快樂的行者,我想做一朵可以自由行走的花,可是,夢一直在路上,心也一直在路上,靈魂,從來都在路上。
此刻,疼痛地流下眼淚,感受一個輪回的艱辛,然後回歸,繼續做回一個每天為生活工作和夢想而奔波的追夢人,那些如天如地、如夢如幻、如雲如電、如泣如訴、如花如風、如行板如秦腔的歌,我黑色的挽歌。我想擁有一片天地,沒有笑容和哭泣,亦不容快樂和悲傷,僅僅賜予我足夠的溫暖,足矣。
太累太困太乏,就這樣,讓音樂伴著我,就這樣伏案而睡,把悲傷帶進夢裡不再醒來,讓歡樂的花朵在夢裡開放,暈染我悲傷的臉龐。
帶著我的夢,在這樣白天的Band 1中學黑夜裡,沉沉睡去……

Posted by: softsea at 06:43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8 words, total size 4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14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3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064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