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join help ad

July 31, 2012

是一株柔軟的草

那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平展展的盆地上稻黃花香。那是一處美麗的地方,風搖波湧的江面上,時有漁歌唱晚。我們兄弟姐妹在風中起舞,綠波蕩向遠方……在如歌的金秋,飛來一只大鳥,銜起那枝枯斷了的草莖。而尚未來得及脫離草穗的我,一下子就被鳥帶到了空中。

俯看大地,那片熟悉而美麗的地方,在漸行漸遠。我的心裏湧動著一絲不安,我不知道將去何處,更不知道會落在何方。從現在起,我未來的前途與命運,將與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一定會有所不同。並不期盼會更好,但也希望不會更糟。秋陽雖然不是那麼暴烈,但光線依然是那麼的刺眼。藍藍的天,白白的雲。風在我的耳邊颼颼作響,哪山、哪水、哪草、哪木都在迅速地後退。

有點冷,不知道"高處不勝寒”的感覺,是不是就是那樣。有點暈眩,不清楚是不是離開了堅實的土地,都會產生這樣的心虛。在迷茫與暈眩中,不知道那鳥飛了多久,更不知道離我的兄弟姐妹有多遠。當我感覺到耳邊的風停了,身子己落在某處時,才睜開了眼睛。這是一處完成陌生的地方,兩邊都是聳立著的山峰,天,似乎成了一條不太寬的,藍色的江面。在絕壁懸崖之上,一棵蒼松硬生生地,從絕壁懸崖中長了出來。在伸展著的松枝上,那只大鳥就是上面築起了自己的安樂窩。我再俯視下方,能聽到水聲,但看不到奔騰不息的溪,只隱約地看到,從亂石中濺起的幾朵水花,那些亂石,嶙峋地猙獰著。雖然也有一些很優美的野山菊,但這裏的生存環境,絕對無法與我曾經的故鄉相提並論。

在大鳥的踩踏叨銜的過程中,我又從鳥窩中掉落了下來。當我以自由落體的形式,向下墜落時,感覺現在的我,就如狂濤中的一葉孤帆,不知是會被葬身海底,還是會到達彼岸,只好無畏地迎著洶湧的波濤,一往無前地向前沖去;又如一片離枝的落葉,在飄忽不定的空中,尋找著根的歸宿。

我知道現在落下,也許意味著行將毀滅,但我不會因此而痛哭失聲。既然註定行將毀滅,在毀滅之前,還能有這最後一刻瀟瀟灑灑地飄落,這本身就是一次輝煌。毀滅,不一定就是末日來臨的最後悲歌,也許還能轉變為再生的盛大節日。

我微笑著向那亂石叢中墜落,我知道勇者只死一次,弱者死過千回。如果不能承受這墜落時石破天驚的一刻,在尚未墜毀之前,就先魂離九天,那樣的墜落,才是生命最後的悲哀。

跌落在一塊巨石之上,在秋日的熱情關懷下,我如熱鍋上的一只小螞蟻。我真的希望此時飛來一只鳥,將我再次銜走,或者乾脆將我吃掉,也無怨無悔。然而,一粒小小的草籽,不會有那麼幸運,會再被鳥注意到的,我絕望地揚天長歎:難道這就是我必然的歸宿?

不知道是老天感動著我,還是我感動了老天。在我被烤的快失去信心的時候,一場大雨傾注而下,我順著雨水流到了石逢中。我突然聞到了一股泥土的氣息,當我接觸到了堅實的地面,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我在安然長笑中,舒舒服服地冬眠,慢慢地等待春的來臨。

Posted by: softsea at 08:01 AM | No Comments | Add Comment
Post contains 10 words, total size 4 kb.

Comments are disabled. Post is locked.
13kb generated in CPU 0.01, elapsed 0.0128 seconds.
39 queries taking 0.0061 seconds, 79 records returned.
Powered by Minx 1.1.6c-pink.